从“马踏飞燕”揭开的丝路传奇

来源:2015-03-19 查看数0

观看视频请在WIFI环境下,土豪请随意!

当古老的中国向世界敞开自己博大胸怀的时候,作为中国国家旅游标志而笑迎四海宾朋的,就是这幅“马踏飞燕图”。这幅图案原形为青铜铸造,俗称铜奔马,因其足下踏着一只飞燕,故称“马踏飞燕”。它的故乡,就在中国西部的甘肃。

1969年,居住在甘肃省武威市郊的几位农民,无意中在附近的雷神庙台下发现了这个铜奔马,它是中国历史上一位汉代戍边将军的墓葬品。与它同时出土的,还有一件由99匹仪仗俑组成的铜车马队,铜奔马是这支队伍中的领衔之骑。汉王朝的功绩之一,就是打开了通向西域的孔道,这其中,战马功不可没。当年,名垂史册的骠骑将军霍去病就是骑着这样的战马驰骋疆场的。公元前121年,年轻的霍去病奉汉武帝之命率兵二十万,“破万骑,出陇西”,一举攻破匈奴,平定了河西走廊。占领了河西走廊的汉王朝随即在那里设立了河西四郡,这就是凉州、甘州、肃州和沙州。“甘肃”这个名字也正是由此而来。


在甘肃这片土地上流淌着中国的第二大河———黄河,沟通古代东西方的丝绸之路横贯全境,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通过这里向西延伸,这些自然与人文景观交汇在古老的金城,也就是现在的兰州。古称金城的兰州,是甘肃省的省会,它最引人注目的地理特点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穿城而过。是中国惟一黄河穿越的省会城市。有着悠久历史的五泉山和白塔山,雄踞南北两处,是兰州的象征之一。集中在那里的古建筑群,记载着这座城市的历史变迁。有250万人生活在这里,他们以汉族为主,同时还有多个少数民族。在他们中间,除了土生土长的兰州人外,还有许多人是从祖国各地来到这里的。今天,高原古城兰州,历史与现实并存,古老与现代交织。曾几何时,多少商贾、驼队,墨客、游僧,将士、官差驻足于此。在兰州的黄河岸边,人们依然能够看到年代久远的水车。当年,这里的人们就是用它来汲挽河水,浇灌农田,发展生产。而今,古老的水车早已成为黄河岸边的一道道历史风景,取而代之的是黄河上众多的水库和电站。现在,在黄河兰州段上正在设计和已经建成的水电站就有近十座,其中规模最大的是刘家峡水电站,它也是黄河上最早建造的水力发电站。在兰州市的滨河大道旁,人们还能看到一种用羊皮做的筏子,它就是当年人们渡过黄河的惟一工具。今天,凡是造访兰州的游客,都有机会领略这种颇具风险刺激的渡河方式。有趣的是,在人们体味当年丝路行者甘苦的时候,掠过眼帘的竟是这一座座现代化的大桥。在短短的黄河兰州段上,就建有铁路桥、公路桥17座之多。兰州,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自古以来就是商埠重镇和交通要塞。随着时间的推移,今天,它那交通枢纽和西部商贸中心的地位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显得更为突出。

在地球衍进史上,著名的“岗底斯”和“喜马拉雅”两次地质构造运动以及其后的夷平作用,使甘肃大地形成了今天的甘南高原、陇南山地、河西走廊、陇西黄土高原和陇东黄土高原五个地理单元。

甘南高原处在青藏高原的东南端,巍峨的雪山和广袤的草原是它的地理特征。这片高原向东以巨大落差向中国地貌的第二级阶梯过渡,当季风气流向西输送时遇到高原东坡的抬升,于是在这里形成了较多的降水。使它成为溪流纵横、水草丰美的绿色高地,是一片丰腴的天然牧场。


河西走廊位于甘肃西部,它是因其南部与之绵延并行的祁连山与北边茫茫无际的腾格里大沙漠相对峙,中间形成了狭长的地貌形象而得名。受腾格里沙漠高温干燥的影响,河西走廊成为西北干旱区的一部分,然而它又是著名的戈壁绿洲,这是得益于祁连山雪水的浇灌浸润。可以这样说,祁连山是河西走廊的生命源泉。

陇南山地,顾名思义即甘肃南部山区地带。它位于青藏高原与四川盆地接壤处,属秦岭向西延伸部分,地势从西向东倾斜,为亚热带与暖温带交汇地带。气候温暖潮湿,雨量充沛,这里群山环绕,河流遍布,其中绝大部分属长江水系。陇南境内动植物资源极为丰富,有着茂密的森林,是甘肃唯一的亚热带经济作物和经济林木产区,植物资源多达三千种。在那茫茫的林海中,栖息着三百多种野生动物,其中最为珍贵的是中国的国宝———大熊猫。

位于甘肃东部的是陇西黄土高原和陇东黄土高原。青藏高原的隆起引发和加强了东亚季风环流,形成了中国的东亚季风区,促成了中国西部干旱环境。而这种环境又在戈壁、沙漠的外围堆积了世界上最厚的黄土地层。陇西、陇东黄土高原地貌的形成,正是地势抬升,黄土堆积并经历侵蚀分割的产物。陇西陇东黄土高原,是开启人类智慧、创造农耕文明的发祥地之一。人文始祖伏羲就诞生于此。他在这块土地上,创造了推演天象万物的八卦。四千多年前,周祖二世不及其祖孙三代,就在这片黄土地上教民耕作,开创了农耕文明的先河,为华夏文明的兴起奠定了最初的基石。直到今天,这里还保留着周祖先民当初的生活印迹。谁能想象,悠悠数千年的中国农业文明,竟是源自这样的黄土窑洞。

在河西走廊的西端,矗立着一座雄伟的关楼,它就是著名的明代万里长城西止点———嘉峪关。嘉峪关是甘肃大地上至今保留最完整的关楼。这座拥有长六百多米高墙的关楼在当年是为了防御外敌入侵而建造的,然而,在漫漫历史长河里,雄伟的关楼和与之相连的万里长城,并没有让建造者们如愿以偿。事实上,关隘高墙不但没有能够抵御外敌侵入,相反,却成了闭关锁国的象征。今天的嘉峪关,已经失去了往日军事关隘的意义和威严,但人们仍然能够从它那浸透着历史沧桑的容颜中读出中华民族史上的雄奇华章。与那雄险的关楼并存的,是另外一种昭示着开拓、开放、开明的国际大通道,那就是古代沟通东西方经济、文化的丝绸之路。

在今天的河西走廊,人们可以在曾经是丝绸古道的现代化公路上,以超过百公里的时速乘车行进。沿途那众多的遗迹向旅行者诉说着当年开拓丝绸之路的烽火岁月。横亘在河西走廊中段的焉支山,是古代匈奴与中原两军争夺的战略要地,霍去病率军西征就在这里与匈奴决战。霍去病取胜后,汉王朝为了巩固河西地区,在焉支山和祁连山之间的广阔草原上建立了三十六处军马场,饲养着几十万匹军马,屯兵数十万。海拔适宜、地势平坦、水草丰茂,使这片牧马良地历经数千年岁月而不衰。今天,这里仍然是甘肃最大的马场。

当年,霍去病率军西征,一路得胜,进驻古称肃州的酒泉城。汉武帝给他赐御酒庆功,为了与众将士分享这胜利的喜悦,他将御酒倒进城中的泉湖,与将士们共饮,“酒泉”这个名字正是源自这段历史传说。为了纪念这位将军,后来的人们在这里为他修亭立碑。泉湖也成为这座城市中的一处名胜。

霍去病打通河西走廊后,希望东西方通商的汉武帝不断派遣使者出使西域,并且进行贸易往来,一条象征东西方交流的丝绸之路从此便开通了。当年,丝绸之路上流通的不仅是中原的丝绸、茶叶和西域的珠宝、胡乐,出自甘肃大地的美丽夜光杯也是备受青睐的珍品,在中国历代诗文词赋中留下了赞美它的名言绝句。在丝绸之路繁荣时期,与夜光杯齐名的还有来自甘肃东部的雕漆品,这种凝结着东方文化、艺术和审美情趣的工艺品,集观赏和实用于一身,不知曾经走进多少异域他国的门庭与殿堂。

丝绸之路自开通以来,几番兴盛,几度衰落。到了隋朝又一次繁盛起来。公元609年,隋炀帝西巡来到古甘州———张掖,在这里举行了名载史册的“万国博览会”。无数异域商贾使者云集甘州,洽商交易。隋炀帝在这里会见了西域二十七国使节,并设宴款待各国使者和众多异邦商旅。至此,丝绸之路上的东西方贸易往来又一次达到高峰,这也使古甘州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

丝绸之路的开通,东西方贸易和文化的频繁往来,也促进了中原和西域各民族之间的相互了解和交融。六今天,在古河州———临夏,生活着80万信仰伊斯兰教的回、东乡、保安、撒拉等民族群众。其中,东乡族和保安族是甘肃独有的少数民族。据说,古河州穆斯林祖先中的一些人就是当年通过丝绸之路从遥远的波斯来到这里的。临夏的穆斯林继承先辈的传统,善于经商成为他们的一大特点。今天这里已经成为甘肃最大的民族贸易集散地。他们经营销售的商品,不仅有本民族使用的,也有汉族和其他民族所需的,其中有不少是供藏族人使用的。

在邻近临夏的甘南草原上,生活着曾对丝绸之路有过重大影响的藏族人。他们世代以畜牧为生。草原是他们的家园,牛羊是他们的财富。藏族人普遍信奉藏传佛教。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宗主寺之一的拉卜楞寺,是这里藏族人的精神家园。这座距今有270年历史的寺院,设有六大学院,藏存着十万册经卷,有近千名僧侣在这里修行习经。他们研修佛学、天文历算、医学、工巧、文学、哲学等几十个学科。

在祁连山下有一座著名石窟寺,人称马蹄寺千佛洞。在它的周围生活着甘肃又一特有的少数民族———裕固族人。这个与丝绸之路有着紧密联系的民族,今天仍然以牧业为生。热情好客,能歌善舞是裕固族人的特点。

丝绸之路的功绩之一,就是最大限度地促进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和融合,并且将这种交流的印证永久地留在了甘肃大地上。位于甘肃东端的古秦州———天水是当年丝绸之路上的重镇驿站。也是东西方宗教文化遗迹最多的地方之一。距离天水市30公里的小陇山中有一座形如农家麦垛的麦积山石窟。塑造在崖壁洞窟中的一个个面目各异的佛像,向人们讲述着古代中外交往的一出出动听故事。麦积山石窟珍藏的塑像和壁画,大致可分为佛祖、菩萨、弟子和供养人四类。它们的共同之处,就是其形象的地域化。这无疑与古代工匠们自己当时的生活环境、审美追求和价值取向有着密切的关系。在这里,来自异域的佛教形象完全被中国化了。麦积山石窟造像的另一个艺术特色就是它的世俗化倾向。人们看到的佛祖、菩萨和弟子,不但有佛国的神圣和慈祥,而且具有世俗人生的意韵。正是这种与众不同的佛教艺术特色,为它赢得了东方雕塑馆的美誉。西来佛教在其传播过程中,尽管不断地地域化、世俗化,但其文化本质在当时还是被人们所接受。这一点同样也体现在造像艺术上。从甘肃大地上留存至今的佛像来看,无论是雕刻在室外崖壁上的,还是塑造在寺庙殿堂内的,不管是石雕的,还是泥塑的,也不管是打坐的,还是静卧的,其身姿都是超过常人尺度,它体现了佛教至高至大的本宗理想追求。

位于平凉市15公里处的崆峒山是中国本土宗教———道教的发源地之一,全山至今仍有“九宫八台十二院”等百余处胜迹,在这里到处弥漫着“轩辕黄帝问道”的神秘传说。随着丝绸之路的开通,西来的佛教也驻足于此。千百年来,道教文化与佛教文化良久并存,形成了互让互兼的和谐氛围。今天的崆峒山,丰富的人文景观和险峻幽静的自然景观巧妙地结合在一起,让人们在感受自然的同时也能品味文化气息。当年往来于丝绸之路上的,除了商贾、行旅外,还有许多学者、高僧。伫立在古凉州武威城中的这座古塔,就是为了纪念西域高僧鸠摩罗什而建造的。那时的古凉州,高僧学者频频光顾。印度高僧鸠摩罗什就是其中之一。他在中国历史上的十六国后秦时代来到凉州,弘法讲学、翻译经典达十五年之久。去世后人们为他建造了这座塔。

在丝绸之路上的东西方交往中,古沙州的敦煌是接受西域经济文化的前沿,也是中原文明流向西方的口岸。戈壁绿洲的敦煌,当年不知接待了多少东来西去的旅行者。神秘的鸣沙山、美丽的月牙泉曾经留下过多少丝路过客的足迹。在甘肃大地上遗留的众多名胜古迹中,将东西方文化的交融体现得最充分、最集中的当属敦煌莫高窟。位于敦煌市郊15公里的三危山下的莫高窟,在其一千七百年间的历史记载中,总共开凿了九百多个洞窟,保存至今的有四百九十二个,壁画四万五千多平方米,彩塑像两千多身。莫高窟彩塑和壁画内容广博深厚,有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历史、民族民俗方面的,也有佛国天界的。纵览莫高窟壁画、彩塑和建筑三体合一的石窟艺术,渗透其间的,也是最为宝贵的就是一代又一代画师工匠们的创造精神。人们从那精美绝伦的壁画艺术中,不难看出他们的无穷发现和创造。其中,充满浪漫色彩的“飞天”形象,就是这种创造的具体体现。在骆驼作舟、走马当车、长矛为刃的时代,画工们已经想到了地上的凡人在天界自由飞翔。这在当时不过是一种理想追求。然而,时光飞逝至今,就在它的身旁,当年的理想变成了现实。举世瞩目的“神州”号飞船就是从甘肃酒泉飞向太空的。从马踏飞燕的绝妙造型,到潇洒飘逸的“飞天”画像,直至翱翔在太空的“神州”飞船,生活在甘肃大地上的人们,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超越,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创造。

猜您还喜欢看:天马故乡 武威  威武冠军侯

更多精彩请点击:绚丽甘肃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