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系列广播剧《生死关头》(九)荆途三别

来源:2016-10-29 浏览量:0

80年前,是怎样的一种精神,引领他们穿越两万五千里纵横沟壑?是怎样的一种力量,支撑他们闯过铁血江河九死一生?长征路上有哪些危难惊心的历史瞬间?长征英雄们付出了怎样的牺牲和代价?长征精神在新时代如何传承和发扬?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隆重推出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系列新闻广播剧《生死关头》声音大片儿在这里!在这里!在这里!

玩声音,我们行,快点音频来听听!

一家9口人全部参加红军

8人参加长征

4人牺牲在长征路上

建国时全家仅剩3人

长征路上与母亲的三次离别

为何成为开国少将李中权

一生最悲痛的回忆?

尽在第九集

《荆途三别》

生死关头丨荆途三别:一家人的长征

伍凤春 饰演 李中衡

何恺鹏 饰演 李中柏

张欣 饰演 王理诗

赵岭 饰演 李中权

本集主要演职人员

生死关头

总监制:蔡小林

总策划:高岩

总导演:权胜

总顾问:董保存

策划、编审:樊新征、赵九骁、郭静

采访、编剧:冯烁、纪俨玲、刘长江、韩民权、刘涛、贾宜超

录音:房大文

制作:权胜、王敏

配乐:额尔德尼其木格

音响:初熙

旁白:田龙

李中秋:成亚

战士:任杰、赵岭

协调:罗厚、陈欣、王亮

图文编辑:柴婧、张乔雪

一家人的长征

开国少将李中权一家的经历极具传奇色彩。他全家9人参加红军,其中,母亲王理诗、大哥李中泮、二哥李中池、妹妹李中珍在长征途中先后牺牲。1937年,兄妹在陕北团聚时,只剩下4人。1949年在北平,3人迎来了解放。

生死关头丨荆途三别:一家人的长征

李中权

一家9口参加红军

李中权的童年,正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时代。1924年,父亲李惠荣、母亲王理诗四处借钱供李中权去读书。读高小时,张爱萍将军曾是李中权的老师,给李中权看了列宁的《论两个策略》和《唯物史观》等,对他进行最早的革命启蒙。1932年,他被中共党组织调到蒲家场任达县红军游击队一大队政委,开始了自己的革命生涯。

1932年12月,徐向前率领红四方面军入川,一举创建了川陕苏区。在革命形势感召下,李中权一家9口全部参加了革命。大哥李中泮带领赤卫队配合红军作战,二哥李中池和四弟李中柏为红军筹粮带路,五妹李中珍带领妇女队抢救伤员。在红军主力撤离时,父母带着一家9口参加了红军。

痛失6位亲人

1934年,父亲李惠荣跟随红军离开家乡后,来到四川通江县肖口梁。他在砍柴时,遇到敌人追击红军通讯员。李惠荣为了掩护红军通讯员,把他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把敌人引向自己。在与敌人搏斗中,李惠荣身负重伤,光荣牺牲了。

1934年3月,时任红三十三军独立团政委的大哥李中泮牺牲。二哥李中池也在理番的一次战斗中牺牲,五妹李中珍在过草地时不幸遇难,伴随着她牺牲的,还有她的丈夫石映昌。

开始长征那年,李中权的母亲王理诗已53岁了,并从小裹脚。虽然如此,她挪动着小脚拽着幼小的李中柏、李中衡、李中秋,夹在奔波的红军家属和根据地群众中,从川东走到川西,两条腿肿胀的像个紫萝卜,左小腹还长了一个毒疮。即便如此,她仍旧过四江(嘉陵江、涪江、渠江和岷江)、翻雪山,在15个月里,和同志们走过了2万里的路程。

生死关头丨荆途三别:一家人的长征

李中权将军手迹

三次离别

李中权在长征途中三次遇到母亲。第一次是1934年4月,母子两人都知道父亲逝世的消息,却相互隐瞒,最后还是母亲告诉了李中权。

第二次是1936年2月,在西康省宝兴城,李中权正准备二过草地。那天黄昏,他再次遇到了带着三个小孩赶路的母亲。李中权没有告诉母亲二哥李中池、五妹李中珍夫妇的死讯。

最后一次是1936年6月,在西康省丹巴县东边,时任师政委的他,遇到了母亲带着幼小的弟妹。李中权留下战马、一块大洋、一口袋干粮,忍痛和亲人告别。

生死关头丨荆途三别:一家人的长征

年轻时的李中权

凭着惊人的毅力和战马的帮助,李中权的母亲和弟妹翻过了雪山。1936年7月7日那天,在四川炉霍县冬古喇嘛寺附近,母亲再也走不动了,临终前,她告诉孩子们说,跟红军走!幼小的李中衡、李中秋兄妹掩埋了老人,拄着老人留下的拐杖,一直走到陕北。

生死关头丨荆途三别:一家人的长征

李中权全家到达陕北后仅四人幸存

(左起:小妹中秋、四弟中柏、五弟中衡、中权)

一生难以忘怀

2006年,在庆祝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之际,当时91岁的李中权回忆起了当年与母亲的离别,他说,每次回想起最后一次告别慈母的情景,总觉得悲痛万分:

前两次,娘见到我总有问不完的问题,说不完的话,这次一反常态,什么也不说了。其实,母亲心里很明白,困难再多,现在能解决什么问题呢!困难再大,也无非是死。所以,她就干脆什么也不提了。她老人家似乎是在最后向儿告别。我同娘都意识到,以后恐怕是很难相见了,但都不愿说出口来。

我想了很多:就地安置吗?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到何处安置呢?就是有人家,而在少数民族区,因人们对红军的性质不甚了解,也是不能安置的。回家去吗?我们已是没有家可回了……

想来想去,唯一的办法,还是让亲人们随红军队伍一起行动,走到哪算哪儿,万一不幸,母亲也是为革命而光荣牺牲的。这是我一生中最感痛苦的时候,但我必须这样定下决心,我将我的马交给了娘和弟妹,供他们使用;并将我的一点粮食也给了他们,然后给前边的部队写了介绍信,指望能对我娘和弟妹加以照顾。

这时,警卫员再三催促,说:“时间不早了,快走吧!”我便狠下心来,再不敢回头看了,硬是挥泪告别了母亲和弟妹……

生死关头丨荆途三别:一家人的长征

李中权家中母亲的画像 下面是李中权写给母亲的信

果然,两个月后,红军走完草地(这时我已被调往红军大学学习),在甘南的行军途中,我见到了四弟李中柏,他哭着向我诉说母亲病逝的经过。柏弟给了我一个纸条,上边写着母亲逝世的日期、时刻(可惜后来纸条也被丢失了),我们兄弟俩抱头痛哭!我万分后悔,几个月前离别娘时,我为什么不回头看几眼亲爱的娘呀!我对不起娘!我悔恨终生!

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50周年的时候,我同柏弟重走长征路,来到当年母亲逝世的地方。谁料到50年后,地形大变,母亲坟地荡然无存,尸骨也未寻获。每当思念及此,实令儿女万分悲痛。

(央广网 中国之声)

相关链接: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系列广播剧《生死关头》(一)四角号码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系列广播剧《生死关头》(二)大江岭六壮士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系列广播剧《生死关头》(三)大浪淘沙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系列广播剧《生死关头》(四)一个都不能掉队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系列广播剧《生死关头》(五)七条木船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系列广播剧《生死关头》(六)一位传教士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系列广播剧《生死关头》(七)三发炮弹

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系列广播剧《生死关头》(八)一口铜锅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