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1240公里外的90多个孩子,他从长江奔向黄河......

来源:新华日报2020-04-06 浏览量:0

李立峰有两个家。

扬子江畔,江苏省扬州市西南30公里的仪征城区,100多平方米的房子宽敞明亮,父母、妻女团圆美满,其乐融融。

1240公里外,黄河岸边,陕西省榆林市吴堡县吴堡中学,20平方米的宿舍简陋狭小,90多名求知若渴的初三学子与李立峰彼此牵肠挂肚。

2018年10月,仪征陈集中学英语教师李立峰踏上援陕旅程,在吴堡连续支教两期。2019年8月,在仪征化纤第三小学任教的妻子徐婷成功申请成为第二批援陕教师,带着女儿好好(女儿李清徐的小名)来到了吴堡。

春节前夕,支教期毕。回到家乡,李立峰一遍遍翻看学生们的告别信,字里行间充盈着眷恋,浮现着青春少年的花样容颜。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春节前李立峰递交了第三次支教申请,这个决定让很多人意外。但妻子明白他的心思:“他做事图个圆满。他教的两个班今年中考,心里放不下90多个孩子。”

4月2日下午,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延期的支教启动。告别江畔,奔向河岸,李立峰延续着他的江河之恋。

李立峰一家在支教地的黄河边留影。受访者供图

厨房里的决定

出发前1小时,一直平静的妻子开始“啰嗦”。

卧室、客厅、厨房,徐婷来来回回。“电脑、充电器怎么还不装进去?”“口罩放包里没?”“好好给你做的蛋挞,带上!”

口里满是责备,眼里尽是不舍。

2018年10月,仪征选拔首批援陕教师。下班回家,厨房里锅碗瓢盆协奏曲正欢,一声“我想去吴堡支教”让徐婷一愣。

“他说得倒也直白,刚入党,总该拿出点党员的觉悟。”徐婷当即表示理解支持,“家里一切都有我。”

一年支教期满,李立峰拨通徐婷的电话:“有个好消息,我的体重从160斤掉到了130斤,减肥成功。”没等妻子乐呵完,李立峰语气突怯,“学校和县里找我谈了多次,我决定再干一期。”

妻子的回复让李立峰一惊。“下学期我在吴堡陪你。仪征第二批支教名单公布,我的申请通过了。”

出发前,徐婷对未来的支教生涯信心满满:旅游也能看风景,但哪抵得上长时间领略黄河、高原、蓝天的豪放;支教,融入一方水土,滋味、意义、价值完全不一样。

难题是即将升入五年级的女儿。好好去吴堡借读,怕她不适应,吃不了苦。不带吧,她就成了城里的“留守儿童”。

徐婷和女儿聊了好久。好好一脸轻松:“爸妈去哪我就去哪。”

李立峰与吴堡的学生们在一起

最热烈的掌声

2019年8月24日,仪征市第二批支教老师整装出发。一路上,李立峰不停讲着吴堡的风情、支教中的故事。看着妻女笑语不断,李立峰心里清楚,她们即将面临考验。

当现实与理想碰撞,反差总会令人印象深刻。

从太原到吴堡,车程5小时。因为行李多,面包车不时在坡上倒溜。推车、上车、推车……一行人深夜拖着行李攀过一个又一个坡,徐婷脑中蹦出一词:狼狈。

囫囵睡了一宿,校园的铃声打破清晨的宁静。对面教学楼上,学生的笑声与笑容让绚丽的青春在黄土高原上恣意飞扬,徐婷心里又闪过一词:值得。

9月10日,吴堡举办教师节表彰大会。李立峰和另一名仪征教师得到的掌声最长、最热烈。这一幕让徐婷心潮澎湃:他俩支教时间最长,所带班级进步最快,当地老师、校长都认可他们。

激情退去,平淡返场。

宿舍被两张高低床、小课桌、铁皮柜塞得几无转身空间。唯一一个插座连着电脑线、台灯线、热水壶线、电磁炉线,给手机充电也得轮流。蜗居的一家三口,每天早晨与夜晚格外局促与繁忙。

为什么叫我们宝贝?

吴堡小学二(3)班,在秋学期迎来新任数学老师。徐婷的压力,除了一周14节课和教学理念上的差异,还有丈夫。“他是明星教师,我不能给他减分。”

在吴堡,二年级学加减法,不少孩子还要靠掰指头数答案。

“一九一九好朋友,二八二八手拉手,三七三七真亲密,四六四六一起走,五五凑成一双手。”徐婷从《凑十法》儿歌讲起,培养孩子研究试题、举一反三传授,督促家长帮助孩子复习强化。“扬州来的老师”渐渐被家长熟悉和接受。

在家乡习以为常的教学互动,在陕北孩子眼里有些难以理解。

“小宝贝,把作业交给我。”

“我们又不是你的孩子,为什么叫我们宝贝?”

短暂地停顿,徐婷柔声细语。“你们怎么不是?你们是爸妈的宝贝,也是老师的宝贝呀。”

与新老师间的些许隔阂,在一问一答里微妙地改变。

“老师,妈妈给我买了一件新衣服,好看吗?”“老师,我的手上又干燥了,能再给我抹点护手霜吗?”

时光流淌,59个孩子心里,徐老师是照耀他们成长的光。

洋芋擦擦和红烧肉

土豆、白菜,是吴堡当地的两样主食。用土豆丝混着面粉,蒸熟后蘸料吃的“洋芋擦擦”,更是当地的一道佳肴。

学校食堂里一周才做一次“洋芋擦擦”,李立峰已基本适应,徐婷坚持吃下去,可李清徐一直接受不了。面对抱怨的女儿,李立峰看抖音学做菜,数月时间,昔日“厨盲”成为家人眼中的“半个淮扬菜大师”。

改善伙食的寻常红烧肉,在学生李强(化名)心里滋味别样。

偶然间牵手,徐婷发现这个八九岁孩子的手上沟壑纵横,还有些细小的伤口。她悄悄询问得知,李强幼时母亲离家,杳无音讯。父亲为生计外出打工。平日别说吃肉,一日吃三餐都是奢望。

“晚上不开灯,作业在白天做。手机要省电,闹钟不开只接爸爸电话。感觉天亮了,我就起床……”当男孩平静地讲述“独立”生活,徐婷一把将孩子搂进怀里。

从那以后,家里的红烧肉总会打包一份。吃上心心念念的肉,李强逐渐开朗,学习也开始积极,这个变化让徐婷开心的同时也有些酸楚:“有时候他远远盯着我看。那眼神我懂,是一个孩子对母亲的思念、对母爱的渴望、怕你离去的留恋。”

李立峰一家三口相拥告别

宿舍里的争吵

刚接手八(1)班、八(5)班,学生英语平均40多分,让李立峰陷入焦虑。

“这边是陕西教材,你找一套江苏教材过来,两边对比下。”妻子一语点醒“梦中人”。

李立峰把榆林近10年的中考试卷做了个遍,寻找学生共性问题,设计了“低起点、小循环、多反馈”的教学模式。

宿舍里的小台灯常常亮到零点,忙着备课的李立峰和徐婷只能让孩子一个人先睡。“孩子总说灯亮,装帘子也不起作用,只好买个眼罩鼓励她克服。”

期中考试,女儿数学80多,英语90,两门双百“常客”的好好傻了眼,平日很少磕碰的夫妻俩“炸了锅”。

“成绩差了就要补,我们给女儿列了个计划表。但他忙着给学生补英语,计划表排着排着就没了……”徐婷又气又急。

带孩子来是不是错了?要不要把她送回去?

“不要把我送走,下次一定考好。”女儿哭着承诺,同时学习江苏和陕西教材。

孩子们的礼物

2020年1月,李立峰和徐婷的支教到期。

期末考试,学生们挺争气。

李立峰所带的班级英语均分大幅提升,九(5)班年级排名前移4位。徐婷教的二(3)班数学均分由上学期的85.64变为92.76。

得知老师即将离开,59个孩子像一条长长的尾巴紧跟着徐婷。“课也不上,最后硬是板着脸把他们‘凶’了回去。”

临别,李立峰和徐婷婉拒了学生和家长赠送的大部分礼物,只收下了贾晓阳和同学手制的两把刷子。“用来刷炕的刷子是陕北特色,留个纪念。”

贾晓阳是李立峰最牵挂的学生。她成绩拔尖,有三个妹妹,父母残疾。

“生活、学习,李老师对我特别关照,也曾建议我去仪征读书……”思前想后,贾晓阳还是拒绝了。爸爸不能干重活,自己要照顾并辅导三个妹妹功课,“我不能走,但永远不会忘记李老师的好。”

贾晓阳并不知道,她感激的李老师4月2日已经出发,4月7日将再次站上教室讲台。

春日暖阳下,李立峰和妻女三度相拥。“爸爸,别忘了把水晶球送给张萌。告诉她,我们永远是好朋友。”

一如当初,徐婷轻柔耳语:“去吧,家里一切都有我。”

编辑:彭若萱

责编:黄昕鹏  

主编:李亚军 

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电话:0931-8688154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