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旺角暴乱共69人被拘捕 44人已被控暴动罪

来源:搜狐新闻2016-02-20 查看数0

19日上午,两名旺角暴乱涉案者提堂时各被控一项暴动罪。香港旺角暴乱发生以来,至今共有69名涉案人士被警方拘捕,44人被警方检控参与旺角暴动,另有1人被控非法集结。

两名被告分别是22岁的沙田专业教育学院学生何应杰及29岁的清洁工钟志华,控罪指他们在2月8日至9日的凌晨,于旺角参与暴乱活动。被告暂时无须答辩,控方申请把案件押后至4月28日提讯,等候警方进一步调查及听取律政司的法律意见。

原标题:香港旺角暴乱44人已被控暴动罪

早前报道:香港保安局长:约700暴徒参与旺角暴乱

【香港保安局长:约700暴徒参与旺角暴乱】香港保安局局长黎栋国今天表示,暴乱当晚,高峰时期有700名暴徒在14条街道非法集结,约2千块地砖被撬。事件中超90名警员受伤。截至昨日,警方拘捕68名涉事者,其中41人被控告。他说,警方绝不认同这种暴力行为,会调查是否有组织参与行动。(央视记者何润锋)

相关阅读:

旺角黑夜

大年初一夜,初二凌晨,在长达10个小时的漫长黑夜里,香港旺角地区发生了“暴乱”——这是香港回归之后首次被如此定义的事件。今天上午,被捕的37名嫌犯被控暴动罪,在香港九龙城法院提堂。

据《东方日报》网站消息,其中数名被告已获准保释,但需遵守禁止踏入旺角的命令。审讯仍将继续,若罪名成立,最高可判处10年监禁。

事情的起因和事情的后果,看上去很难有流畅的逻辑关系: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的职员上街管理无证摊贩,本是“有法可依”的正常执法行为,最终却演变成300多人参加、其中不乏戴口罩拿自制盾牌的骚乱,这些人还拿着砖头和玻璃瓶围攻警察,导致130余人受伤(包括90多名警察在内)。

换句话说,看上去平常不过的执法行为,为何会演变成如此严重的事态?

复盘

我们先来复盘一下事情的经过。

除夕夜当天,旺角西洋菜南街一带就有很多无牌小贩摆卖。但按照法规,食环署职员有权驱逐小贩——事实上,这是一项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的工作,当时港府就已经停发街头小贩牌照并禁止转让,以减少小贩存量。可以说,这事儿本来一点儿都不新鲜。2013年,港府还曾关闭过深水埗的春节夜市。而且,食环署官员表示,并没有拘禁摊贩,体谅到摊贩的难处,这几年的相关执法都是十分克制。

照章执法的公务人员,和喜爱夜宵的市民之间,应该说存在客观的矛盾。而在过去,春节期间的小贩也属于灰色地带。

但是,今年,有包括“本土民主在线”在内的一批本土派人士,发出“紧急动员令”,号召网民,在大年初一晚上到旺角抗议,“捍卫香港旺角夜市特色”。

根据凤凰卫视记者黄芷渊的报道,当天晚上12点,警方开始人潮管制,与示威者发生一定冲突;开始有人向警方投掷玻璃、花盆等,警方施放呼叫喷剂、警棍驱散;凌晨1点半,一批“戴口罩的示威者”穿上了“防护设备”,“手持自制盾牌”,与增援的警方对峙;2点,示威者开始企图突破防线,并出现殴打警察的场景——被打的是一名没有防暴装备的交通警。之后,警察鸣枪示警。之后数小时内,示威者多次用玻璃、木棍等袭击警察,用砖块投掷警员、纵火。

同样被打的,还有记者。

130多人受伤、60多人被逮捕——被一些外媒称之为“鱼蛋革命”的暴乱,其导火索当然是小贩和执法,但其规模、组织程度,却绝非如此简单的事情可以概括。这一点,只要想想上文岛叔的叙述即可:戴口罩、穿护具、有自制盾牌,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市民自发保护小贩”的范畴。

荒诞

即便是自以为已看惯了“占中”乱象的岛叔,对这条发生在喜庆节日里的违和新闻,也感到心理准备严重不足,不禁和很多包括普通香港市民在内的中国人一样发问:这是怎么了?香港怎么会变成这样?

在过去几年的调查中,香港社会一直把“法治”作为最重要的社会核心价值。摊贩无证,即是违法,当局取缔违法摊贩,是依法而行。既然是依法办事,为何会引发所谓“民愤”?从香港媒体的报道看,并无执法过当现象,所谓的“官逼民反”又从何而来?

即便有市民同情摊贩,认为他们谋生辛苦,又值佳节期间,执法可以网开一面,但难道这一点点“不认同”,难道那一串不能卖的鱼蛋,就可以成为伤人袭警,集体暴乱的理由?

岛叔表示不能理解,身处其间的香港市民也表示不能理解。“我站在那儿,一直在问: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为什么香港会变成这样?这些暴徒实在太离谱了!我亲眼看到他们拼命追打警员,砖块、玻璃碎就像下雨般密集落下,有走避不及的警员被砖块打中脸部,满脸都是血!他们甚至连记者都不放过!”住在附近的目击者李小姐说,看着满目疮痍的旺角,难以想象这是香港。

显然,鱼蛋只是一个借口。暴徒们哪是为小贩抱不平,他们只是拿一个莫须有的理由来渲泄暴戾之气,刷新存在感,宣扬政治主张。

而在这其中,一个现象浮现出来:“本土派”。

本土

今天过堂的37名嫌疑人,根据法院公开的材料,平均年龄27.3岁(包括一名70岁的无业人员在内);从职业分布上看,有13人无业,7名学生,4名厨师,3名工人,3名侍应生。而在被捕的60多人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4岁。

在事发之前香港网络的“紧急动员令”上,页面上写着“我们不是暴徒,是战士!”“记住,所谓大众市民怎么看,已经毫不重要!根本不需要他们认同,他们也不敢出来阻碍我们。切勿浪费时间辩论,你只需令你的敌人知道……”

不需要大众认同,话不用说,直接上手,特区政府是“敌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有这样疯狂逆乱的思维?而这样的人,居然还有脸说自己不是暴徒,是战士?

须知,这37名嫌犯被控暴动罪后,在步出法庭之际,纷纷用衣帽和口罩遮挡面部,躲避在外等候的大批记者。而在暴乱中,他们也懂得用口罩、头罩遮住脸。这说明,他们其实深知自己不是什么“战士”,实是不折不扣的暴徒,所作所为丢尽了自己的脸面。

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在被捕的嫌疑人中,有13人是“本土民主前线”成员。这是去年初刚在香港成立的政治组织,以“本土”作为宣传口号,去年曾发起过“光复屯门”、“光复元朗”等反水货客行动。这一组织的首领,是两名香港90后,其中一人在“给香港市民的最后一段录音”中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根据《星岛日报》报道,该组织办公室所在的土瓜湾瑞英工业大厦的保安称,“本土民主前线”几个月前租用单位,春节前有几个“卡板”的物资运到办公室,骚乱当天也看到有头破血流的伤者出入。

另一个激进本土组织“热血公民”创办人黄洋达当时也在场。据他称,“热血公民”没有发起这次行动,“我不说我有没有扔,但我理解他们为何会扔(砖块)”。骚乱期间,黄洋达海在facebook上写道:“警棍软弱无力,只能打爆我眼镜!徒手挡都OK,我好想教佢地(他们)用棍呀!”

事实上,在“反水货客”行动中,极端人士对无辜旅客进行围堵、辱骂推打和强行开箱检查,暴力思维和野蛮逻辑就已显露无疑。这些所谓的“本土派”人士,向来主张激烈的抗争方式,自称要“以武制暴”。

值得一提的是,“本土派”不可和反对派混为一谈,实际上香港反对派政党这次也大声谴责暴力。“本土派”是最激进、极端、不可理喻的团体,这次事件,可以视为香港“本土派”挑战特区政府执政的一次尝试。要知道,有本土派在此次示威中,竟喊出了“Establish a HongKong country”(香港建国)的口号。

逻辑?

吃一个鱼蛋就可以引发开枪事件?显然不是。

制造旺角黑夜的这些人,似乎是对特区政府有极端不满,才会做出疯狂行径。但是,他们究竟不满什么呢?香港贫富悬殊大,楼价高,年轻人缺乏向上流动空间,都是积蓄已久的社会深层矛盾。但问题难道已经严重到非得杀人放火不可了吗?

实际上,香港的失业率已经连续6个月稳定于3.3%的水平。年轻人买房虽然困难,但特区政府今年又开拓了不少房源,推出一系列福利制度,而公屋制度也保证了年轻人只要耐心等待迟早能住上房子。香港特区政府清廉勤奋,为社会提供良好的服务,香港连续十几年在各项国际评比(比如“世界最自由经济体”)中名列前茅,民众生活有保障、有尊严,何至于用“公民抗命”甚至造反暴乱来抗议?

即便是香港的反对派,也不认可暴徒的行为——“不赞成以蓄意伤害他人身体和毁坏公物方式去争取社会改革”、“警队只有一个,若没有警队、既有制度都失去,便不成社会,始终要有政府、有整度,不能这样对待警员”。

香港不是利比亚,不是伊拉克,香港仍是东方之珠,跟世界上绝大多数地方比起来,都算得上人间乐土。而香港这一小撮人,却要把自己的怨天尤人、满腔戾气用暴力的方式强行分摊给整个社会,逻辑何在?

民粹

问题出在哪里?虽然这些人为数极少,但正如一个人身上长了小小的脓疮,可以反映出体内“上火”的情形——这次暴乱,就有香港社会民粹泛起,法治削弱的背景。

早些年,不少去香港旅游的内地游客会说起香港市民热心带路,主动帮忙的情形;而这几年,内地游客与港人冲突的新闻却常见诸报端。外部势力和政治团体不断挑动仇恨,煽起本土悲情意识,让香港的民粹气氛日益变浓。

这股民粹风潮,把香港面临的所有问题对外归咎于内地和中央,对内归咎于特区政府。立法会“拉布”不止,民众暴力冲击立法会,极端人士冲击驻港部队军营,驱赶辱骂内地游客,市民起诉政府导致港珠澳大桥工期延误,球迷在球场嘘国歌……各种难以理解的奇观相继出现。

而为期79天的“占中”,更是开启大规模违法抗议的先河,发起“占中”的相关人等,至今逍遥法外。对抗有理,违法没事,这样的观念,在原本以法治昌明著称的香港日渐流行。有香港议员称,“过往有人做出激进行为之后,社会没有太多的批评,甚至有政党为他们找理由去辩解。而有时即使被捕,或会因为证据不足而被释放,由于有法律支援,令他们认为做事没有代价,觉得很威风和自豪,情况令人担心”。

纵观世界,几乎所有的新兴民主地区都饱受民粹之苦。回溯历史,香港在中英谈判后的十多年中,被港英政府填鸭式地灌进了英国400多年才发展起来的民主制度。这种拔苗助长,正是今日部分港人迷失的根源。有人口称民主,抗议时动辄抬出“国际标准”,但如果大年初一的暴乱是发生在“最民主”的美国,暴徒恐早已被击毙不知凡几。社会思想的进步需要经年累月,但令行禁止,却只需一个强有力的政府和公正的法院。香港的行政和司法系统,需要摆脱民粹的迷思,回归法治的价值,才能杜绝今后发生类似恶性事件。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